第一百三十三章 进退之间


本站公告

    app2();

    李靖看着敌军好似海潮一般,毫不停息的发起连绵进攻,不由得皱了邹眉头。

    此时此刻,就要看看双发那方率先坚持不住了,是福利梅特国的军队承受不住巨大的伤亡而败逃,还是夏国军队这边率先承受不住压力而崩溃。

    但李靖可不会把胜利放到这种不确定的条件身上,再说了,就算现在这个时候敌军逃了,反而不如他的意。

    李靖如松般站在一座山头上,一阵山风过来,吹得战旗、衣袍霍霍作响,只见他伸手一挥,大声下令道。

    “传令,山坳之内的军队退到半山,坚守两边山头。”

    “命令,山顶之骑兵,向前推进一百米。”

    “命令,火炮分出一半对山侧之敌进行攻击。”……

    一连串的命令从李靖的口中不断发出,再由传令兵向外传令,传递到夏军的各支军队中。

    很快,六千多名步兵就按各自的归属分成两部分,第一旅退往西边的高地,第二旅退到了东边的高地,两座高地相距两公里多,两边都能清晰的看到对面的战斗。

    原本葱郁的树木进攻几个小时的战斗,早已经摧毁殆尽,不管是进攻方的披荆斩棘,还是防守方的火枪火炮,此地的植被算是遭了秧,不过待来年,此处肥沃的土地将会变得愈发葱绿。

    “射击,轮换!”

    “开炮,赶快装填。”

    “小心敌军的箭矢,赶快把受伤的抬下去,后面的补上缺口。”

    “后退,退到下一个地方。”

    “命令第12团,向前推进三百米,然后退回一百米。”……

    夏国的士兵、军官、将领一时不停的战斗着、指挥着,进退之间挥洒惬意,让敌军的每一步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快冲啊,上面的快不行了。”

    “不要推我,我不要,不要上去,会死的。”

    “骑士长有令,后退者、停住不前者,全都处死。”

    “不要,不要杀我,妈妈,我害怕。”

    “快看,夏军撤退了,他们真的快不行了。”……

    福利梅特国军队的进攻相比进退自如的夏国军队,就要艰难得多,夏军那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样子,让他们忍不住想着:快了,再加一把劲,夏军就会败了,我们就赢了!

    他们却不知这正是李靖想要看到的结果,不然早在消灭敌军三四万的时候,福利梅特国的军队就有了溃败的迹象,也不会像想在这样,拼着一把劲还想冲上来。

    “启禀骑士长大人,我军伤亡惨重,前线的骑士大人请求撤退!”

    波兰特听到这则战报,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听到同样的战报了,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另一名士兵跑来汇报道:“启禀骑士长大人,夏军已经被赶到山顶了,马上就要把夏军全部消灭掉了。”

    “撤退?消灭?”波兰特现在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决定、该下什么命令了,两种战报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到底是败是胜,他已经不能准确的做出判断了。

    不过他宁愿相信夏军快要被消灭的消息,不愿去相信他要败了的“谎言”。

    因为波兰特知道,如果十万大军都打不赢夏国区区三万多的军队,那他真的不敢去想福利梅特国的未来将会是什么样的。

    因此他现在只能拼尽全力去进攻,只要能打赢这场战争,损失再大也是值得的,而且现在这还有夏军即将被消灭的战报为他增添信心。

    在战斗持续中,波兰特不知道的是,他那所谓的十万大军此刻已经是非常的损失惨重了,要是他能够去统计一下,就会知道他那十万大军此时已经只有五万左右,足足损失了一半。

    “呵呵~!”李靖站在山顶俯身看着越来越近的敌军,再一看满山的尸体,不由得轻笑出声。

    他再一看天色,金乌已经逐渐西沉,暗自点了点头,下令道:“时间差不多了,战士们也都累了。命令,全军出击!”

    上午开战到现在,已经过了五个多小时,要不是夏国军队全部用的是火枪,这么长时间的战斗早就精疲力尽了,而不像现在,一听出击,战士们还生龙活虎的发起进攻。

    从这就可以看出火枪的这个优点了,对于士兵的体力消耗是很少的,只要有足够的弹药,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这五个小时的战斗还是能够坚持下来的。

    要说劳累,夏军最累的应该就属炮兵了,操作火炮可是一个体力活,搬运弹药、装填弹药、清理炮膛……让炮兵们都轮休了好几轮。

    再说火炮也不是能够长时间进行射击的,没过一段时间就会停下来冷却炮膛,这个时候就是炮兵休息的时候,也是敌军发起猛攻的时候。

    不过这些劳累、辛苦都是值得的,此刻,夏国军队的统帅,李靖已经下达了全军出击的命令。

    “第10团开始进攻!”“第11团开始进攻!”“第12团开始进攻!”“第20团开始进攻!”“第21团开始进攻!”……

    进攻的命令此时彼此起伏的响彻了整个战场,让攻上山的敌军听的不知所措,他们虽然听不懂夏军的命令,但还是从夏军的状态中本能的感到不好。

    最先发起进攻的还是当属炮兵,两座山头的三百门野战火炮一起向着山下的敌军发起了无差别的连续攻击。

    “轰轰轰”的爆炸声密集而又急促,让本就士气快要崩溃的敌军更是抱头乱窜,不知道该向哪里逃。

    一名福利梅特国的士兵抱着脑袋躲到一颗树根后,浑身颤抖着捂着耳朵,忍受着接连不断掉落在身上的泥土碎石。

    突然,他感觉身下有些不对劲,低头睁眼一看,原来他正蹲在一具脑袋上有着一个黝黑大洞的尸体身上。

    “啊~!”士兵顿时忍受不住大声恐惧的喊出声,身体也随之站了起来,感觉耳边的爆炸声渐渐消失不见,他转眼环视一周,他都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么。

    “啊~!”又是一声大喊,士兵看着身边无处不在的尸体,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身边的尸体竟然有这么多,满满的在地上铺就了一层。

    如果仔细看去,他就会发现这些尸体全都是福利梅特国的士兵,可是这名士兵此刻已经没有这个精力去观察这些了,他只看到四五名福利梅特国的士兵从山上踏着满地尸体跑了下来。

    不,应该是逃了下来。“砰~砰~砰~”几声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过来,这名士兵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脸颊旁飞了过去,而他身旁向山下逃跑的士兵的背后却是冒出了一丝血花,眨眼间就变成了满地尸体中的一员。

    这名士兵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他僵硬着身体慢慢向后转去,就看到一排夏国士兵从树林中排着队列走了出来,在他身前五十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而且后面好像还有更多的夏国士兵。

    “举枪,准备~射击!”

    “砰砰砰~!”

    士兵听不懂夏国的口令,他只是看到这排夏国士兵举着一个长长的、奇怪的黑棍,随后就是一阵青烟巨响从黑棍的前端冒出、一阵熟悉的清脆响起,紧接着他就感觉身体被什么撞击了一样。

    他倒在地上,弥留之际,透过寥寥青烟看着逐渐昏黄的天空,总算是明白了这个声音是什么了,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原来这就是夏军的武器呀,好厉害啊……”

    app2();

    (zhengzhongqianxi.com